浙江陽(yáng)光司法工程的陽(yáng)光論證
提供者:4024028478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/12/17 12:00

圖片

  浙江高院深入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咨詢(xún)會(huì )現場(chǎng)。王華衛攝

  

  朱學(xué)勤曾用“黑暗如磐,一燈如豆,在思想的隧道中單兵掘進(jìn)”來(lái)說(shuō)顧準和他所處的那個(gè)年代。那燈光射程漸遠,而至陽(yáng)光普照。

  正強力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工程的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,沒(méi)有單兵掘進(jìn)。每一磚一瓦的搭建、每一制度的設計、每一實(shí)踐的推進(jìn),都要深入全省上下調研,征詢(xún)大小法官、律師、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的意見(jiàn),腳踏實(shí)地,不激不隨。不僅預備回答“十萬(wàn)個(gè)為什么”,還追問(wèn)上“十萬(wàn)個(gè)怎么樣”。

  8月25日,浙江高院院長(cháng)齊奇帶隊參加“深入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征詢(xún)會(huì )”,這是該院第三次專(zhuān)家意見(jiàn)征詢(xún)會(huì )。10位浙江法學(xué)名家作為受聘“智囊團”,每年至少一次這樣封閉式共商浙江法院發(fā)展大計。

  8月30日,浙江高院副院長(cháng)朱深遠帶隊走訪(fǎng)省律協(xié),主題“陽(yáng)光司法”。自2009年齊奇打破25年慣例主動(dòng)走訪(fǎng)省律協(xié),每年至少一次法官與律師的大型良性互動(dòng)深入進(jìn)行。

  學(xué)院派高瞻遠矚,律師界精細入微,各有千秋。正如太陽(yáng)核反應“燃燒”時(shí)發(fā)出的光,這朝野互動(dòng),滿(mǎn)是智慧之光、民主之光。

  高瞻遠矚

  全球首開(kāi)“司法透明指數”先河

  “陽(yáng)光司法實(shí)施標準對全省三級法院而言,既是一份保護當事人訴訟權益的承諾書(shū),又是一份陽(yáng)光司法的責任狀。”

  齊奇鏗鏘有力的話(huà)讓浙江省法學(xué)會(huì )常務(wù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牛太升感到浙江法院又一春來(lái)了。他作為浙江高院咨詢(xún)專(zhuān)家,長(cháng)期關(guān)注法院發(fā)展:“現在我們的陽(yáng)光司法進(jìn)入理論研究和制度實(shí)施和定型推進(jìn)的新階段。”

  就其難點(diǎn),牛太升認為:“公眾對于案件材料的解讀能力有限:當事人包括其代理人、辯護人,因著(zhù)利害關(guān)系解讀起來(lái)有視角上的偏差;一般民眾對司法實(shí)質(zhì)問(wèn)題缺乏知識、能力上的手段,所以公開(kāi)了的司法不一定能得到客觀(guān)、如實(shí)的社會(huì )評價(jià)和判斷,無(wú)法達到陽(yáng)光司法追求的目的。”

  他建議,法院牽頭整合社會(huì )資源創(chuàng )造案件評議平臺,主動(dòng)選取公案、難案、疑案進(jìn)行評議,并將能公開(kāi)的評議結果公開(kāi)。“通過(guò)解讀可以向法院內部提供辦案意見(jiàn),向社會(huì )宣傳解讀結果。典型案例還可以進(jìn)入法官培訓、院校教學(xué)。”

  浙江大學(xué)法學(xué)教授錢(qián)弘道還記得齊奇在“兩會(huì )”上說(shuō)的“陽(yáng)光是防腐劑”。正在給政府機構設計“陽(yáng)光指數”的他“突發(fā)異想”:是否可以設計一個(gè)“司 法透明指數”?“對浙江各級法院進(jìn)行考核,給法院在公開(kāi)信息方面施壓。如果做出來(lái),在國際上也是創(chuàng )新。包括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,高院制定統一標準,使之確實(shí)變成司法 與民眾溝通的橋梁。”

  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也是齊奇關(guān)注點(diǎn),對于更新不快的法院網(wǎng)站,他常質(zhì)問(wèn):“為什么向省高院報送信息積極,上網(wǎng)卻不主動(dòng)?”

  浙江大學(xué)法學(xué)教授翁曉斌認為:“公開(kāi)應該更多建立在透明的基礎上,讓當事人參與更多司法環(huán)節,比如分案的透明,告知義務(wù)的透明等。”

  這得到很多專(zhuān)家的附和。浙江工商大學(xué)的譚世貴教授特別提出,被害人訴訟參與度不夠,法庭審理中沒(méi)有最后陳述權,二審時(shí)不通知被害人出庭,不送達裁判文書(shū)等,“現在影響社會(huì )和諧的問(wèn)題,很多被害人不斷上訴、上訪(fǎng),就是因為他們的權利沒(méi)有被很好地保護。”

  高瞻遠矚形而上的不僅是這些學(xué)院派。

  從事律師行業(yè)18年的朱衛紅對于朱深遠等眾高級法官的主動(dòng)造訪(fǎng)忍不住抒情:“擱在10年前是無(wú)法想象的,既沒(méi)有這樣的理念,更沒(méi)有今天的平臺。 這幾年,我最真切的感受是法院系統對司法公開(kāi)越來(lái)越重視。”他提議,裁判文書(shū)的上網(wǎng)公開(kāi),首先要是完整的裁判文書(shū)。“當事人提出的證據和主張,無(wú)論是否采 信,都要在判決書(shū)中予以回應,不能過(guò)于籠統、公式化。”

  省律協(xié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沈田豐對法院信息化建設非常感興趣,這些可都是對社會(huì )公眾價(jià)值很大的信息,公司和個(gè)人是否有涉訴情況,對于投資交易至關(guān)重要。“能否像香港一樣,律所和法院統一簽訂保密協(xié)議,律師就能查詢(xún)所有信息庫內容?哪怕付費,律所也愿意。”

  浙江高院執行局徐亞農忍不住給他提供了“免費信息”:現在,浙江所有三個(gè)月未履行法定義務(wù)的“老賴(lài)”都是上網(wǎng)公布的,在信用浙江網(wǎng)“一鍵查詢(xún)”。

  “律師是浙江法院陽(yáng)光司法的見(jiàn)證者、親歷者、監督者和促進(jìn)者,對陽(yáng)光司法現狀也最清楚,對下一步的難點(diǎn)重點(diǎn)在哪里最有感受。今天,還想聽(tīng)聽(tīng)你們的所見(jiàn)所思所想。”座談會(huì )中途,朱深遠再次追問(wèn)。

  又受鼓勵,鄭金都律師說(shuō)到三點(diǎn)心目中的陽(yáng)光司法:一是要提高刑事案件的開(kāi)庭率,“二審很少開(kāi)庭,而開(kāi)庭卻讓當事人有個(gè)說(shuō)理的機會(huì )。”二是提高當 庭宣判率,“這才可以真正看出法官的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。”三是對于來(lái)信來(lái)訪(fǎng),無(wú)論是否有理,給他們一個(gè)說(shuō)法,“讓他們看出當事人的負責。”

  朱衛紅也明白法官一行“不是要聽(tīng)好話(huà)的”,回想10多年前,那法官辦案真叫辦案;現在要防止那些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資深法官“做案子”,否則要帶壞身邊年輕人。

  律師李根美和張晟杰則從基層法院現實(shí)壓力出發(fā),要考慮陽(yáng)光司法好制度的執行力問(wèn)題,“否則,法官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達不到,好制度也會(huì )流于形式。”

  細致入微

  調查令一式三聯(lián)還是四聯(lián)

  隨著(zhù)浙江高院“陽(yáng)光司法”專(zhuān)題研討帶到座談會(huì )上的,還有三個(gè)正在論證的規范性文件:裁判文書(shū)上網(wǎng)公布、案件信息網(wǎng)上查詢(xún)、實(shí)施調查令制度。

  從法言法語(yǔ)的表述、法官自由裁量的約束到標點(diǎn)符號的運用,學(xué)者和律師們都“明察秋毫”,絲毫沒(méi)有怠懈,讓這些已經(jīng)標注第三稿、第四稿的文件一句一讀“過(guò)堂受審”。

  對于應該上網(wǎng)的裁判文書(shū),譚世貴提出,規定里要將減刑、假釋的裁定單獨列出來(lái),而不能放在兜底條款里。“這也是老百姓非常關(guān)注的實(shí)體問(wèn)題。”

  浙江工業(yè)大學(xué)教授于世忠則認為,只對裁判文書(shū)上網(wǎng)造成不良影響而不及時(shí)糾正,造成嚴重后果的法官才追究責任,“對于不及時(shí)上網(wǎng)、沒(méi)有造成嚴重后果的責任如何,沒(méi)有規定。”

  “案件進(jìn)展網(wǎng)上查詢(xún)對于老百姓來(lái)說(shuō)是非常大的好事,我們要把這好事做好,善事做善。”朱衛紅說(shuō),既然“當事人可以憑法院提供的密碼查詢(xún)案件”, 為什么不可以把密碼告訴代理人?“現在很多當事人都委托代理人進(jìn)行訴訟。”這引起不少律師的共鳴,“有些當事人從始至終都不出現,特別是涉外當事人。”

  引起一眾律師強烈關(guān)注的,還有調查令規定。

  張晟杰說(shuō):“剛收到征求意見(jiàn)稿,我由衷地激動(dòng)。取證難是律師一直無(wú)法解決的老大難,把調查令定性為司法權的延伸,這是對律師隊伍的信任,也是浙 江法官與律師良性互動(dòng)的重要突破口。”基于此,他建議對于持令人未按規定使用調查令的,要更明確罰則,法院可以向律協(xié)發(fā)出懲戒建議,律協(xié)加強行業(yè)規則。 “這是難得的權利,我們要好好用,不能隨意踐踏。”

  胡祥甫建議,擴大對調查令申請主體,“這里寫(xiě)著(zhù)當事人,能否把代理律師也寫(xiě)進(jìn)去?”還建議將“調查令一式三聯(lián)”改成一式四聯(lián),這樣律師手里也可保留一份存檔。

  “這也是對律師勞動(dòng)的認可,便于向當事人有交代。”任旭榮說(shuō)。

  姜叢華說(shuō):“法院簽發(fā)調查令在實(shí)踐中已在用了,能否簽發(fā),我個(gè)人感覺(jué)沒(méi)有標準,法官自由裁量權太大。能不能根據法院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,在哪些情形下不能簽發(fā),列出幾條來(lái)。”

  李根美則提議,對于不予簽發(fā)調查令的情形,能不能列明救濟途徑。同樣需要救濟的還有,當律師未按規定使用調查令,或者未按規定交還調查令的,“喪失在該案審理中再次申請調查令的資格”,這應該是對持令律師的懲罰,當事人不能因此喪失資格。

  她還提到調查令管理中一個(gè)更為“法理”的問(wèn)題:文件規定,持令人應將調查收集的證據連同調查令,于結束后三日內提交法院。“這個(gè)證據是全部提交還是部分提交?本來(lái)當事人有權只提交有利于自己的證據,不利于自己的就不交。”

  良性互動(dòng)

  漫長(cháng)法治路上的自我挑戰和轉型

  好事做好,善事做善,向來(lái)都是漫長(cháng)的旅途。浙江高院的法官們凝神聽(tīng)著(zhù),認真記著(zhù),偶爾還小聲討論著(zhù)。

  負責起草這些規范性文件的研究室主任魏新璋告訴記者,現場(chǎng)不僅有速錄,還有錄音,要把這些智囊團帶來(lái)的“異見(jiàn)”好好消化,以便完善相關(guān)制度。對于調查令一式四聯(lián)等非原則性問(wèn)題,研究室現場(chǎng)拍板采納。

  更重要的那些高瞻遠矚的超前理念,法官們一致認為,這才是“外腦”帶給我們的新鮮空氣,是浙江法院努力追求的方向所在。

  表達著(zhù)“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的朱深遠說(shuō),他欣賞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的睿智深刻,律師的認真、直白、精細。“這些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的探索,我們不是沒(méi)有風(fēng)險, 沒(méi)有擔憂(yōu)。但陽(yáng)光司法是全省上下明確推進(jìn)的重點(diǎn)工程,一方面要滿(mǎn)足人民群眾對司法的需求,更多的則是法院法官自我加壓、自我挑戰以及自我轉型。”

  “這幾年的法律框架已經(jīng)有了,依法治國的大廈已建立,如何把法律執行好還是任重道遠?,F實(shí)有些不理想不盡如人意的地方,我們也揪心,但絕大多數 的法官、律師對法律都是有信仰的,我們也想辦法通過(guò)制度的探索、理論的探索,利用司法實(shí)踐,功不唐捐,在晴朗天空下為共和國的法治盡心盡力。”

  事情的發(fā)生需要時(shí)間,要有耐性。場(chǎng)內廟堂上下沉浸其中。

  浙江省律協(xié)會(huì )長(cháng)章靖忠不禁嘆出:“人間正道是滄桑,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。”

  浙江省司法廳副廳長(cháng)李會(huì )光剛進(jìn)入政法系統不久,他堅持要全程參加座談會(huì ),給出兩個(gè)“最好”的評價(jià):“法院務(wù)實(shí)、開(kāi)明的作風(fēng)在政法系統做得最好,改革創(chuàng )新走在全國法院前列。”表示將全力支持“站在矛盾焦點(diǎn)、處于風(fēng)口浪尖卻始終堅持法律底線(xiàn)”的法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