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平法院關(guān)于建立健全法院干警績(jì)效量化考評體系的調研報告
提供者:4024028478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/12/17 12:00

  近年來(lái),新平法院認真貫徹落實(shí)科學(xué)發(fā)展觀(guān),以“三個(gè)至上”為指導,強化人民法院審判、執行等各項工作效能和管理機制,進(jìn)一步實(shí)施法院“二五”改革綱要,按 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長(cháng)王勝俊指出的:“要按照科學(xué)發(fā)展觀(guān)的要求,樹(shù)立正確的政績(jì)觀(guān),建立科學(xué)的司法工作考評體系,強化責任意識,建立科學(xué)的獎勵和懲罰制度” 和最高人民法院《關(guān)于當前進(jìn)一步加強人民法院隊伍建設的意見(jiàn)》中對人民法院工作機制改革提出的“切實(shí)完善司法考評體系”的明確要求,結合本院工作實(shí)際和隊 伍現狀,針對隊伍的整體素質(zhì)與人民法院擔負的使命還不相稱(chēng),人民群眾日益增長(cháng)的司法需求與法院整體司法能力不相適應,不能完全滿(mǎn)足和適應新形勢發(fā)展的需要 的實(shí)際,積極探索建立一套科學(xué)合理、客觀(guān)公正、切合實(shí)際的績(jì)效量化考評體系,把審判(執行)工作和司法行政工作都納入科學(xué)化、制度化管理的軌道,減少和杜 絕審判活動(dòng)和司法行政工作中的違規失范現象,保障法院的審判工作及其他工作質(zhì)量、效率和效果,建立起內部動(dòng)態(tài)監督機制,為領(lǐng)導決策提供科學(xué)依據和信息支 持,為法院干警做好本職工作提供激勵導向,通過(guò)管理與考核最終實(shí)現維護司法公正、提高司法效率、樹(shù)立司法權威的目標。

          一、績(jì)效量化考評體系的創(chuàng )建和取得的工作成效

        2003年,新平法院按照法官的職業(yè)特點(diǎn),從法官的業(yè)績(jì)、職業(yè)技能、職業(yè)形象、職業(yè)精神等方面并綜合法律、黨紀、院紀實(shí)行量化考核,建立一套科學(xué)的法官考 評機制,即審判質(zhì)量綜合評估體系,以全面推進(jìn)審判工作的科學(xué)管理和協(xié)調發(fā)展,確保審判質(zhì)量與效率、法律效果和社會(huì )效果的統一,以此來(lái)提升法院整體的司法能 力、水平和審判工作質(zhì)效。2006年以來(lái),新平法院在建立審判質(zhì)量綜合評估體系的基礎上,強化法院管理工作,將審判管理與法院隊伍管理、司法政務(wù)管理有機 結合起來(lái),將審判(執行)工作和司法行政工作都納入科學(xué)化、制度化管理的軌道,考核與管理并重,以考核促管理,以管理顯考核,通過(guò)管理與考核最終實(shí)現法院 價(jià)值目標,逐步建立起一套符合自身實(shí)際的法院干警績(jì)效考評體系。取得了一定實(shí)效:

        一是法院整體工作上臺階。新平法院自審判質(zhì)量綜合評估體系和干警績(jì)效考評體系建立以來(lái),法院的審判管理、隊伍管理、司法政務(wù)管理工作均得到較大提升。通 過(guò)多年實(shí)踐和總結,新平法院從審判工作和隊伍的特點(diǎn)以及管理的特殊要求出發(fā),探索出符合新平法院隊伍實(shí)際的科學(xué)有效的管理方法,既績(jì)效管理,并強化審判管 理成果的運用,用審判管理成果指導審判工作。2004年至2009年,在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基層人民法院領(lǐng)導班子崗位目標的綜合考核和黨風(fēng)廉正責任制考核 中,連續6年均被考核為一等獎;在玉溪市委、市政府在全市開(kāi)展的三次“十佳人民滿(mǎn)意的政法單位”評比中,新平法院三次均獲得全市“十佳人民滿(mǎn)意的政法單 位”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;2009年新平縣人民法院由于調解工作成績(jì)突出,被最高人民法院通報表?yè)P,并作為全國法院系統受通報表?yè)P的50個(gè)法院之一,參加了全國法院 調解工作經(jīng)驗交流大會(huì ),并在會(huì )上作書(shū)面交流。同時(shí),新平法院的訴訟調解工作經(jīng)驗,也被玉溪中院在全市推廣。

         二是司法能力有了新提高。廣大法官、執行員在審判、執行工作中,牢固樹(shù)立大局意識,始終擺正位置,發(fā)揮審判職能,加強工作協(xié)調,服務(wù)全縣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工 作大局,圓滿(mǎn)完成每年審判、執行工作任務(wù)。一審刑事、民商事、行政案件被上級法院改判率、發(fā)回重審率低于全市平均水平,案件質(zhì)量效率均居全市法院前列。在 政法三項重點(diǎn)工作之一的社會(huì )矛盾糾紛化解中,新平法院探索出一條立案、審判、執行聯(lián)動(dòng)協(xié)調,不同訴訟階段內在銜接,以及立案調解、訴訟調解及執行和解機 制,將調解工作貫穿于立案、審判、執行全過(guò)程,著(zhù)力提高調解的實(shí)效和調解自動(dòng)履行率,充分發(fā)揮多元糾紛解決機制的功能,使大量矛盾糾紛在審判階段得到及時(shí) 調處,切實(shí)減輕了法院審判、執行壓力,從源頭上解決了“執行難”和涉訴信訪(fǎng)問(wèn)題。人民群眾的滿(mǎn)意率上升,司法公信力明顯增強。 

        三是隊伍整體呈現新面貌 。新平法院自建立干警績(jì)效考評機制以來(lái),以制度管人、管事,管權的意識顯著(zhù)增強,業(yè)務(wù)工作、隊伍建設、行政管理步入制度化軌 道。領(lǐng)導班子注重領(lǐng)導能力和司法水平的學(xué)習提高,思路清晰,團結務(wù)實(shí),真抓實(shí)干,開(kāi)拓創(chuàng )新,作好表率,激發(fā)干警工作熱情;干警的政治意識、大局意識、責任 意識、法律意識和高效廉潔司法的意識顯著(zhù)增強,隊伍思想政治素質(zhì)進(jìn)一步提高?,F在干警人人肩上有壓力,身上有動(dòng)力,實(shí)現了從“要我干”到“我要干”的轉 變,完成了辦案數、低標準向質(zhì)量數、高標準的轉變。2004年以來(lái)至今實(shí)現了違法違紀零目標。全院干警司法親民、為民、便民意識得到增強,關(guān)注民生、保障 民生的力度明顯加大。特別是在清理執行積案活動(dòng)中,全院很多干警放棄節假日,加班加點(diǎn),不怕吃苦,清結了一大批案件,群眾滿(mǎn)意度實(shí)現新提高。許多同志立功 授獎和被評為全省、全市法院系統先進(jìn)個(gè)人,一線(xiàn)審判、執行部門(mén)榮獲省法院、市中級人民法院表彰的“先進(jìn)集體”,法院隊伍的形象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。尤其可喜的是, 績(jì)效考評機制的建立,樹(shù)立了干警干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導向和激勵作用,同時(shí)也規范了審判工作和司法行政工作的,從而引導干警向公正、高效、文明司法的方向健康發(fā)展。

       二、績(jì)效量化考評工作存在的問(wèn)題和面臨的難題

       雖然新平法院的績(jì)效考核管理工作已取得初步成效,但仍存在很大不足:

       一是考核體系分類(lèi)不夠科學(xué),考核指標定位不太準。1是考核對象主要側重于辦案法官、執行人員和司法警察,對辦公室、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及工作人員的工作量化考評 過(guò)于簡(jiǎn)單籠統,不能客觀(guān)反映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及工作人員的職責和水平,尤其如何為審判、執行部門(mén)發(fā)揮職能作用提供后勤保障和服務(wù)等方面的考核指標明顯不足。造 成法院工作顧此失彼、顯失公平,甚至產(chǎn)生矛盾,對法院工作帶來(lái)不利影響。2是沒(méi)有結合自身工作實(shí)際定崗定責定人,所以存在考核指標定位不夠科學(xué)、準確,比 如對審判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及法官,審判業(yè)績(jì)考核指標定位主要應該放在辦案數量、辦案質(zhì)量、辦案效率、辦案效果上;對辦公室等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及人員,工作業(yè)績(jì)考核指標 定位主要應該放在工作數量、質(zhì)量、效率、效果上??陀^(guān)上由于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工作任務(wù)重和辦公室、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及其他工作人員任務(wù)輕的因素,存在業(yè)務(wù)類(lèi)考核和綜合 類(lèi)考核標準及比例分值制定不夠合理規范。有的部門(mén)比例分值高,有的部門(mén)比例分值低,有的部門(mén)加分要素多,有的部門(mén)加分要素少,考核實(shí)施的可行性不強,不能 如實(shí)反映和評價(jià)干警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、工作業(yè)績(jì)和素質(zhì)水準;3是對正、副庭長(cháng)和司法行政部門(mén)負責人的管理工作沒(méi)有與普通法官和工作人員區別對待,實(shí)行單獨考評。 比如,對正、副庭長(cháng)和司法行政部門(mén)負責人的考核除考核審判、司法行政工作業(yè)績(jì)指標外,還要將考核指標定位在崗位工作目標管理、隊伍思想紀律作風(fēng)管理、司法 政務(wù)管理上,突出其管理職能。

        二是在績(jì)效量化考評的指標構成上,數據化參數的分類(lèi)細化程度明顯不夠。指導性指標和考核性指標在審判部門(mén)和司法行政部門(mén)中考核量化要素差距較大。一方 面,對審判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必須達到的指導性指標較為明確,而對司法行政部門(mén)的指導性指標不夠明確。比如對審判部門(mén)明確全年無(wú)審判和廉政違法違紀、無(wú)超審限案件、 無(wú)“兩錯”案件、無(wú)非正常信訪(fǎng),結案率、調解率、發(fā)回重審或改判率等必須達到一定要求;而對司法行政部門(mén)的基本工作量難以界定,對質(zhì)量、時(shí)效、效果要求明 確不夠。另一方面,在考核性指標上,審判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及法官容易細化量化,對未實(shí)現指標要求的在積分內予以扣分,而對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及個(gè)人的考核性指標很難按積 分制計分,可行性、可操作性不強。

        三是考核手段和考核方法不夠科學(xué)。1、考評機構主要是由院行政領(lǐng)導、審判委員會(huì )委員和工青婦代表組成的年度績(jì)效考核領(lǐng)導小組,日常數據統計工作交由審監庭 完成,人員組成不固定,缺乏相對穩定的考核機構和人員;2、日??己伺c年終考核結合不夠,對定量的考核指標缺乏日常的檢查、考核。對一些重要指標沒(méi)有設立 臺賬,沒(méi)有按時(shí)匯總、小結,年終無(wú)法真實(shí)反映干警實(shí)際工作績(jì)效;3、做好跟蹤督查不夠。圍繞分解下達的各項績(jì)效目標,沒(méi)有采取定期與不定期督查相結合的方 式直接深入到工作一線(xiàn)和工作現場(chǎng),督促檢測績(jì)效指標管理范圍內的每一項指標的進(jìn)度和落實(shí)情況;4、定期總結評析不夠。雖然實(shí)行季度一次排名公示,通報全院 干警。但沒(méi)有建立季評析、半年初評、年終總評制度,對績(jì)效指標運行不好、工作進(jìn)度慢、效果不明顯和工作落后、效果較差的干警,沒(méi)有幫助查找、剖析原因。

        四是績(jì)效考核結果的應用不足??己瞬粌H是考核每名法官和工作人員的工作實(shí)效和組織能力,更要起到激發(fā)法官和工作人員工作成就感,為單位和個(gè)人的爭先評 優(yōu),干部的選撥任用服務(wù)的作用。但是由于績(jì)效考核工作剛剛起步,縣委、政府及有關(guān)組織、人事和財政部門(mén)對該項工作的重視程度不一,因此,在“考后怎么辦” 的問(wèn)題上,沒(méi)有建立切實(shí)可行的考核結果使用機制。我縣的主要做法是每月從干部工資中扣出500元,全年扣出6000元用于績(jì)效考核??己私Y果僅與自己的工 資掛鉤,沒(méi)有與公務(wù)員年度考核、崗位安排、職務(wù)任免、晉職、晉級和各項常規的隊伍管理措施掛鉤,激勵導向作用不佳。

        績(jì)效量化考評體系面臨的難題:

        新平法院院的績(jì)效量化考評體系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探索,但仍面臨三大難題,需花大力氣研究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 難題一:考核指標、分值和結果難以實(shí)現不同部門(mén)和不同崗位的恰當對接。在法院,一線(xiàn)的審判業(yè)務(wù)庭擔負著(zhù)繁重的審判任務(wù),大家都公認最辛苦,其考核指標、分 值的確定和結果的處置應當與司法行政部門(mén)有一定差別,但這個(gè)差別的“度”很難把握,過(guò)大過(guò)小都會(huì )影響審判部門(mén)與司法行政部門(mén)間的和諧與團結,進(jìn)而影響全院 工作。就相同部門(mén)相同崗位,因為工作的內容、承擔和完成的任務(wù)有所不同,其考核指標和結果也難以恰當反映崗位之間的差別。如何恰當設置不同部門(mén)和不同崗位 的考核指標、量化分值和處置考核結果,是完善績(jì)效考核體系值得認真研究解決的一個(gè)難題。

       難題二:貫徹執行力度不夠。突出表現在為考核而考核,考核部門(mén)與被考核部門(mén)及干警的互動(dòng)機制缺失。一是貫徹執行力度不夠,干警參與積極性不高。有的部門(mén)領(lǐng) 導認為績(jì)效管理只是績(jì)效管理管理部門(mén)的工作,與其他部門(mén)無(wú)關(guān),采取回避應付的態(tài)度。對考評工作持漠視態(tài)度,除對考核出來(lái)的結果關(guān)注外,平時(shí)極少以考評制度 指導開(kāi)展工作,由此也影響到干警,致使相當部分法官和行政人員缺乏參與的主動(dòng)性,負責考核的部門(mén)和考核者在考核工作中成為“唱獨角戲”和“主角”,庭長(cháng)及 干警成為配角和旁觀(guān)者。有的干警認為,績(jì)效管理是給自己找不足,扣工資獎金,對自己往往采取保護的態(tài)度,不能積極地面對。二是過(guò)程管理不力。由于大家都只 關(guān)心考核結果,考核過(guò)程中的院、庭長(cháng)和考核部門(mén)的跟蹤管理、指導、提示、建議等執行、完善措施缺失,考核的有效性被削減。各部門(mén)管理者作為績(jì)效管理實(shí)施的 主體,或不參與績(jì)效管理的過(guò)程;或對考評制執行不力;或因評估者缺乏執行技巧的訓練,使績(jì)效考核結果缺乏信度和效度。三是扣分難碰硬。因為考核主要是考核 部門(mén)及考核者“唱獨角戲”和“主角”,多數人只注重考核結果,考核部門(mén)對一些部門(mén)及人員的差錯,不敢按制度規定百分之百執行扣分,這在一定程度影響了考評 制度的貫徹執行。

      難題三:考評激勵功能受限。主要有兩個(gè)方面:一是干警職級待遇問(wèn)題與考核結果不能對接。新平法院干警的職級待遇問(wèn)題決定權不在法院而取決于地方黨委及組織 人事部門(mén),因此法院所確立的考評結果作為“晉職晉級”的主要依據就沒(méi)有實(shí)質(zhì)意義,黨委及組織人事部門(mén)并不以法院的考評結果作為依據??荚u結果不能與“晉職 晉級”對接,其激勵性就無(wú)從體現。二是評先選優(yōu)的獎勵措施無(wú)法落實(shí)。2008年新平縣公務(wù)員實(shí)行“陽(yáng)光津貼”后,地方黨委和政府從包括法院在內的公務(wù)員津 補貼中每月抽出500元分作為縣年度績(jì)效考評獎勵金后,不允許任何單位另設任何獎勵項目,因此法院按績(jì)效考評結果評選的先進(jìn)、優(yōu)秀不能給予物質(zhì)性獎勵。正 是因為這兩個(gè)方面的限制,不少干警對績(jì)效量化考評不感興趣,認為先進(jìn)、優(yōu)秀與否都一樣,除獲得名譽(yù)、精神獎勵外沒(méi)有實(shí)質(zhì)性意義,所以考評激勵機制成為了紙 上談兵。

         三、完善績(jì)效考評體系的建議

針對績(jì)效考評體系存在的四個(gè)方面的問(wèn)題和當前績(jì)效考評體系面臨的三大難題,為使績(jì)效考評能廣泛調動(dòng)全院干警的積極性、創(chuàng )造性,更充分發(fā)揮其對法院審判工作和司法行政工作的規范管理、促進(jìn)作用,提出以下幾點(diǎn)完善建議:

   (一)更新觀(guān)念,深刻認識構建人民法院科學(xué)有效的績(jì)效綜合考評體系的重要意義 

       績(jì)效考核評價(jià)體系既是法院隊伍管理的基礎環(huán)節,也是法院審判管理的重要內容。建立科學(xué)合理的績(jì)效考核評價(jià)體系,對于樹(shù)立正確的用人導向、激發(fā)干部隊伍的整體活力、改進(jìn)法院工作,都有著(zhù)極為重要的意義。

        一是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考評工作是加強法官隊伍建設,不斷增強法官綜合素質(zhì)和工作能力的必然要求。過(guò)去我院實(shí)行“崗位目標責任制”管理模式由于標準不統一、管理 死角多、考核周期短,長(cháng)效機制不明顯。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快速發(fā)展,涉訴矛盾糾紛成倍增加,我院維護社會(huì )和諧穩定壓力和責任加大,審判、執行工作質(zhì)量效率急需提 高,新的形勢和任務(wù)對法院隊伍的綜合素質(zhì)和工作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,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根據法院各部門(mén)工作特點(diǎn)和隊伍建設的重點(diǎn),確立起隊伍綜合素質(zhì)和 工作能力的評估指數并加以考評,構建科學(xué)有效的績(jì)效綜合考評管理體系。以此促進(jìn)法官隊伍綜合素質(zhì)和工作能力的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 二是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考評工作是新形勢下提高法院領(lǐng)導決策能力和管理水平的客觀(guān)需要。新形勢新變化使法院的管理和發(fā)展面臨著(zhù)嚴峻挑戰。一方面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全面 發(fā)展各類(lèi)大量錯綜復雜的社會(huì )矛盾集中到基層法院工作中,致使審判工作被動(dòng)應付,顧及不暇;另一方面在行政管理方面,由于行政部門(mén)工作在諸多方面不能確立量 化指標,考核缺乏鋼性,致使行政管理缺乏應有的活力;再加上法官個(gè)體的工作量大幅增加,使法官能力水平面臨嚴峻考驗。特別是隨著(zhù)“陽(yáng)光工資”的實(shí)行,過(guò)去 主要通過(guò)物質(zhì)獎勵來(lái)激勵和調動(dòng)干警的積極性的有效手段現在已不能再用,致使有的同志產(chǎn)生干好干壞一個(gè)樣的想法,從客觀(guān)上也確實(shí)影響了一部分人的積極性,影 響工作開(kāi)展。所以必須從建立和完善績(jì)效考評機制入手,以評估排序為全員調動(dòng)、選人用人和工作落實(shí)的總抓手,積極探求符合法院工作規律,適應新的形勢和任務(wù) 需要的科學(xué)化、規范化的管理模式,努力提高領(lǐng)導的決策能力和管理水平。 

        三是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考核工作是加強內外監督,努力實(shí)現法院整體工作良性循環(huán)和全面提高的重要途徑。強化內外監督是做好人民法院工作的重要保障,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 考評工作是強化內外監督的重要載體。通過(guò)建立績(jì)效綜合評估體系并向社會(huì )公布,增加其透明度,有利于人民法院自覺(jué)接受人大和社會(huì )的監督,實(shí)現人大及社會(huì )對人 民法院工作的客觀(guān)、公正的評價(jià)。同時(shí),建立績(jì)效綜合評估體系并加以實(shí)施,有利于強化法院內部的動(dòng)態(tài)監督和科學(xué)管理以及上級法院對下級的指導和監督,推動(dòng)法 院工作的全面提高。 

        四是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考評工作是加強效能建設的重要舉措。為了進(jìn)一步加強機關(guān)效能建設和推動(dòng)反腐倡廉工作深入開(kāi)展,開(kāi)展績(jì)效綜合考評工作,其目的是為了考量工作實(shí)績(jì),增強司法能力,提高管理水平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 (二)建立健全客觀(guān)、公正、透明的績(jì)效綜合考評辦法 

       建立健全客觀(guān)、公正、透明的績(jì)效綜合考評辦法是做好績(jì)效綜合考評的關(guān)鍵。依據我院績(jì)效綜合考評的目標和要求:本著(zhù)“堅持定量與定性相結合,績(jì)效考核與問(wèn) 責到人相一致,平時(shí)考核與年度考核相結合的”的原則,制定出科學(xué)的工作績(jì)效評價(jià)和管理考評辦法。達到“指標設置科學(xué)化、考核方法民主化、考核手段經(jīng)?;?rdquo; 的要求。 

        第一、理順關(guān)系,設立專(zhuān)門(mén)的辦事機構和明確相關(guān)的職能部門(mén),加強績(jì)效綜合考評的組織保證。

        即成立績(jì)效考評領(lǐng)導小組,設立三個(gè)辦公室,即績(jì)效考評辦公室,負責績(jì)效考評的日常工作;效能建設辦公室,負責效能建設日常檢查事務(wù);督察督辦辦公室,負責 考評工作事項落實(shí)的督察督辦工作。三個(gè)辦公室分別設在政治部、紀檢組(或審判監督庭)辦公室(或研究室),其主任由相關(guān)領(lǐng)導兼。同時(shí)根據部門(mén)職責劃分,明 確審判質(zhì)量考評由立案庭、審監庭、研究室負責,由審監庭領(lǐng)銜負責;效能建設與考評保障由績(jì)效辦、效能辦和日督察組負責,由績(jì)效辦領(lǐng)銜負責;法官及其他人員 的績(jì)效考評由政治處、紀檢組、督察辦、研究室、辦公室負責,由政治處領(lǐng)銜負責。督察督辦通報分別紀檢組和督察辦負責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、科學(xué)設置考評指標,增強考評的客觀(guān)性、宏觀(guān)性和可操作性。

        一是注重考核分類(lèi)的科學(xué)性;考核分為共性指標和個(gè)性指標兩大體系,共性指標即每個(gè)部門(mén)必須完成的目標任務(wù),包括黨風(fēng)廉政建設、隊伍建設管理(警風(fēng)警紀考評 等)、文明創(chuàng )建和信息調研宣傳(信息報送、調研論文、案例撰寫(xiě)、對外宣傳發(fā)稿數)、綜合治理目標等。個(gè)性指標即崗位職責目標,主要分為業(yè)務(wù)類(lèi)和非業(yè)務(wù)類(lèi)。 業(yè)務(wù)庭室崗位職責目標主要從八項考核機制來(lái)衡量,即審判工作量化指標(如每周、每季度以及年度收、結案數)、審判工作效率指標(結案率、審限內提前結案 率、訴訟收費或財產(chǎn)刑執行狀況)、審判工作質(zhì)量指標(如案件發(fā)回、改判率、申訴抗訴改判率)、和諧司法指標(調撤率、和解率、自動(dòng)履行率)、司法效益指標 (涉訴信訪(fǎng)案件、信訪(fǎng)包責任制落實(shí)參數等)、社會(huì )參與指標(陪審員參審率、訴訟外協(xié)調率)、司法監督指標(人大代表、政協(xié)委員旁聽(tīng)評議案件量及結果參數、 人大代表政協(xié)委員來(lái)信來(lái)訪(fǎng)辦結率及效果參數)、部門(mén)管理指標(案卷歸檔率、審判流程信息管理錄入、司法統計狀況)等七個(gè)方面進(jìn)行質(zhì)和量的全面考核。非業(yè)務(wù) 類(lèi)綜合部門(mén)的崗位目標考核主要分政務(wù)類(lèi)、行政類(lèi)兩大類(lèi)根據崗位職責對司法保障、安全保密、督察督辦、檔案管理、警風(fēng)警紀及規章制度檢查落實(shí)等六項綜合情 況,進(jìn)行達標定性考核。 

        二是注重考核實(shí)施的可行性;對干警的考核由基準分和加減分兩部分組成,基準分即單項工作指標達標的應得分,加減分主要以指標是否達標予以加減;另外部門(mén)庭 室或干警受到上級部門(mén)表彰獎勵的,給予加分。同時(shí),針對法官、執行員、書(shū)記員、司法警察、司法行政人員等不同序列人員,細化各類(lèi)人員的不同的考核標準,按 序時(shí)進(jìn)度要求層層分解考核目標,具體考核到庭室隊部門(mén),然后由部門(mén)考核到干警個(gè)人,如實(shí)反映和評價(jià)干警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、工作業(yè)績(jì)和素質(zhì)水準。 

        三是注重考核過(guò)程的民主性;每周、每季度以及年終各階段的績(jì)效考核工作,由院政治處、紀檢組(督察室)、研究室、審監庭共同組成績(jì)效管理考核辦公室進(jìn) 行。每周的績(jì)效講評會(huì ),由研究室公布和通報周工作績(jì)效統計核算結果,總結經(jīng)驗,查找原因。各庭室隊針對統計核算結果進(jìn)行自我講評,最后由分管院長(cháng)進(jìn)行點(diǎn) 評,達到依照序時(shí)進(jìn)度促進(jìn)各項工作的目的;每季度的績(jì)效管理考核,則先由各庭室隊自己考核后申報,由考評辦公室復核評分后選出模范責任區和辦案能手,予以 公示征求意見(jiàn)并公布。 

        四是注重考核手段的經(jīng)常性。為避免“年初樣樣工作有布置,年終考核工作無(wú)落實(shí)”現象的發(fā)生,我院實(shí)行“周講評、季評比、年終總核算”的制度,建立了“管理 在平時(shí),督促在平時(shí),考核在平時(shí)”的良性績(jì)效考核運行機制。每周星期一上午為“周講評”固定的績(jì)效例會(huì )時(shí)間,部門(mén)圍繞崗位職責和目標任務(wù),匯報每周各項目 標任務(wù)完成情況、取得的主要業(yè)績(jì)、工作中的創(chuàng )新性做法、存在的主要問(wèn)題和下步工作打算。院長(cháng)根據匯報內容和分管領(lǐng)導的點(diǎn)評情況,對各部門(mén)工作的進(jìn)展情況、 各項主要考核指標完成情況進(jìn)行講評,提出下步工作要求。 

        五是注重考核過(guò)程的聯(lián)動(dòng)效應。充分考慮考評“指揮棒”的聯(lián)動(dòng)效應,根據不同時(shí)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大局對法院工作的要求,與時(shí)俱進(jìn)調整考評指標、分值,將全院干警的 目光引導到服務(wù)大局和提高審判質(zhì)量、效率和效果上來(lái)。在考評內容上更加突出業(yè)績(jì),尊重干警特別是法官的勞動(dòng)和創(chuàng )造的價(jià)值;考評結果盡量客觀(guān)、全面、準確, 為全院干警接受。在考評指標的確定上不宜太細,應著(zhù)力于能夠反映干警業(yè)績(jì)主要內容、主要特點(diǎn)的指標,對于那些應當納入考評但不宜量化或無(wú)法量化的內容,可 采取領(lǐng)導與干警相結合的評價(jià)方式予以評價(jià)??荚u工作的可操作性是完善中值得重視的問(wèn)題,考評標準和程序設計要科學(xué)經(jīng)濟,簡(jiǎn)便易行,不至于浪費考評者和被考 評者過(guò)多的精力。

六是注重考核結果權威性。加強對考評成果的運用,是增強績(jì)效綜合考評權威性的關(guān)鍵。把考核結果作為干警評先、評優(yōu)和 確定年度考核等次的重要依據。同時(shí)將干警的年度考核結果記入個(gè)人績(jì)效檔案,作為任職和提拔使用的重要依據,與干部的晉職晉級和提拔使用掛鉤,激發(fā)干警奮發(fā) 有為的工作熱情。通過(guò)評比辦案能手、巾幗標兵、優(yōu)秀法官等活動(dòng)開(kāi)展把績(jì)效考核與非物質(zhì)獎勵掛鉤,激發(fā)干警踏踏實(shí)實(shí)、勤奮工作的干勁。對得分較低且排名末位 的部門(mén)和個(gè)人,部門(mén)負責人或干警本人向院黨組寫(xiě)出深刻的自查剖析材料。對于安于現狀的進(jìn)行免職、調離交流,把績(jì)效考核與干警的崗位交流掛鉤,獎優(yōu)罰劣掛 鉤,鞭策后進(jìn)相掛鉤。 

       (三)狠抓績(jì)效考評體系的貫徹落實(shí),使之成為法院日常管理和年終綜合考評的導向標

一是重視并抓好日常工作管理和考核過(guò)程管理。法院干警績(jì)效考評不僅在于年中和年終的結果評價(jià),更主要在于日常工作管理和考核過(guò)程管理,這就要求院領(lǐng)導、 庭長(cháng)和綜合部門(mén)負責人在日常工作中,認真貫徹績(jì)效考評制度,以考評促進(jìn)日常管理和過(guò)程管理,從而提高工作績(jì)效迎接考評。二是將績(jì)效考評確定的目標、任務(wù)和 要求轉化為分管部門(mén)負責人的管理行為???jì)效考評體系是法院工作的“指揮棒”,各分管院領(lǐng)導要充分利用這一“指揮棒”,將績(jì)效考評確定的目標、任務(wù)和要求轉 化為分管部門(mén)負責人的管理行為,并以此衡量、檢查、指導分管部門(mén)工作。院領(lǐng)導重視了,各部門(mén)才相應引起重視,才會(huì )將績(jì)效考評確定的目標、任務(wù)和要求轉化為 法官和行政人員的內在行動(dòng)、職業(yè)追求。三是考評部門(mén)要從“量”的簡(jiǎn)單堆積轉變到“質(zhì)”的提升,即加強與各被考評部門(mén)的互動(dòng),發(fā)揮部門(mén)負責人的管理作用,督 促各部門(mén)細化分解責任措施,加強平時(shí)考評管理。只要院、庭領(lǐng)導注重績(jì)效考評目標、任務(wù)和要求的落實(shí),各部門(mén)干警也就跟隨關(guān)注績(jì)效考評進(jìn)展情況,所建立的績(jì) 效考評體系也才能發(fā)揮應有功能,成為法院發(fā)展進(jìn)步的導向標。

 (四)爭取政策支持,完善激勵機制,實(shí)現考評管理的最終目標

  考評制度的設置要以激勵為主,考評指標設置要體現激勵性。沒(méi)有激勵性的任何考評管理機制,最終是沒(méi)有效果的,行不通的。根據當前財政撥給法院的辦公辦案經(jīng)費情況和實(shí)行“陽(yáng)光津貼”的現狀,可以從三個(gè)方面思考完善激勵機制。

第一,將考評結果作為“晉職晉級”依據的考評設置向縣委報告并與縣政府銜接,求得政策支持,以徹底打破論年齡、論資歷的固有“晉職晉級”模式,讓“晉職晉級”成為激勵、展顯法官工作業(yè)績(jì)的巨大動(dòng)力;

第二,向縣委報告并與縣政府商榷,爭取政策支持,從當年罰沒(méi)款發(fā)還款中抽出一定費用,作為年度綜合考評獎勵金,獎勵評選出的先進(jìn)集體和先進(jìn)個(gè)人,從而體現考評的價(jià)值;

第三,向縣委報告并經(jīng)財政同意,在財政撥給法院的辦公辦案經(jīng)費和中央下?lián)艿恼ㄑa助辦案專(zhuān)款中抽出一定費用,作為法官審判工作實(shí)績(jì)考評獎勵專(zhuān)用金,專(zhuān)門(mén) 獎勵績(jì)效考評排名靠前的優(yōu)秀法官和其他工作人員。只有獲得了政策支持,所建立的績(jì)效考評體系才會(huì )有活力;只有激勵機制真正顯現出激勵性,所建立的績(jì)效考評 體系才能深入推進(jìn)。

綜上所述,應該講通過(guò)實(shí)施法院系統的績(jì)效考評工作,已經(jīng)把干警的責任心、事業(yè)心和工作重心有效引導到“公正和效 率”上來(lái),增強了廣大法官的責任意識、憂(yōu)患意識、為民意識,形成了“人人爭先創(chuàng )優(yōu)、個(gè)個(gè)不甘落后”的良好局面。近年來(lái),有數位同志被評為辦案能手和辦案標 兵,有一批品德好、業(yè)務(wù)精、能力強的優(yōu)秀人才脫穎而出,實(shí)現了人人“比辦案、多辦案、辦好案”的良性循環(huán),提升了法院隊伍建設水平。在新的歷史條件下,人 民法院建立科學(xué)合理、可操作性強的法院績(jì)效考評體系,是人民法院全面落實(shí)科學(xué)發(fā)展觀(guān),正確履行職責,實(shí)現和維護社會(huì )公平正義的本質(zhì)要求,是規范法官職業(yè)化 管理的客觀(guān)需要。然而構建法院績(jì)效考評體系是人民法院剛起步的一項工作,還存在許多問(wèn)題需要我們在司法實(shí)踐中予以改進(jìn)。(新平縣委政法委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來(lái)源:市委政法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