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治浙江的陽(yáng)光司法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踐
提供者:4024028478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/12/17 12:00

  圖片

  圖為會(huì )議現場(chǎng)。張興平 攝

  12月9日,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法學(xué)研究所、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辦公室、中國應用法學(xué)研究所共同主辦的“法治中國與司法公開(kāi)——浙江法院陽(yáng)光司法 指數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暨司法公開(kāi)研討會(huì )”在北京舉行。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法學(xué)所歷時(shí)5個(gè)月已完成浙江全省103家法院的首次測評,陸續出具審務(wù)公開(kāi)、立案庭審公開(kāi)、裁判 文書(shū)公開(kāi)、執行公開(kāi)、保障機制5個(gè)方面的測評分析報告稿和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總測評報告稿。這是全國首部對外發(fā)布的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測評報告。

  浙江法院首創(chuàng )“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”

  2009年,浙江高院作出“抓好八項司法、服務(wù)科學(xué)發(fā)展”的工作部署,陽(yáng)光司法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,成為推動(dòng)浙江法院各項工作全面發(fā)展的基礎性 工程。2011年制定了《浙江法院陽(yáng)光司法實(shí)施標準》,并在全省法院開(kāi)展了循環(huán)檢查。2012年聯(lián)合浙江大學(xué),在深入調研論證的基礎上,制定了《浙江法院 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評估體系》,并從今年起在浙江三級法院全面推行。“制定并推行這一在全國法院系統具有首創(chuàng )性質(zhì)和示范價(jià)值的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評估體系,旨在建立起 對司法公開(kāi)工作進(jìn)行動(dòng)態(tài)監測、評估、引導、規范的長(cháng)效機制,直觀(guān)反映和客觀(guān)評價(jià)浙江法院司法公開(kāi)工作的現狀;并發(fā)揮指數鞭策作用,形成倒逼機制,促進(jìn)法院 不斷加強建設和管理、法官自覺(jué)強化責任意識,提高辦案能力和水平,改進(jìn)作風(fēng),促進(jìn)公正司法、提高司法權威。”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(cháng)朱深遠說(shuō)。

  科學(xué)合理的實(shí)施方法,是保證指數測評取得實(shí)效的關(guān)鍵。在實(shí)施過(guò)程中,浙江高院堅持“三個(gè)統一”:即一個(gè)標準,一個(gè)機構,一個(gè)尺度。

  “一個(gè)標準”即研制標準化指數體系,確保測評的科學(xué)性、實(shí)效性和可操作性。“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”作為浙江法院首創(chuàng ),選取司法公開(kāi)中最為核心的環(huán)節, 其內容包括審務(wù)公開(kāi)(權重占15%)、立案庭審公開(kāi)(權重占35%)、裁判文書(shū)公開(kāi)(權重占20%)、執行公開(kāi)(權重占20%)和保障機制(權重占 10%)等5項一級指標,下設更為詳盡的31項二級指標和60項三級指標,具體到法院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建設、案件信息查詢(xún)系統配置、裁判文書(shū)檢索功能、執行措施透 明度等,涵蓋法院審判執行工作的所有環(huán)節。指數確定后,不論法院規模大小,不論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水平差異,一律按一個(gè)標準進(jìn)行測評。

  中立客觀(guān)測評,如實(shí)公布“成績(jì)表”

  “一個(gè)機構”即委托中立第三方獨立實(shí)施測評,確保測評的權威性和公信力。公正、中立、客觀(guān)是指數的生命所在。為保證測評結果能夠全面客觀(guān)反映法 院司法公開(kāi)工作的現狀,真正達到總結經(jīng)驗、發(fā)現問(wèn)題、改進(jìn)工作的目的,就必須將指數測評工作委托給一個(gè)中立的機構,由第三方獨立實(shí)施。社科院法學(xué)所長(cháng)期從 事法治指數量化評估研究,擁有一支視野開(kāi)闊、法律素養高、評估工作經(jīng)驗豐富的專(zhuān)業(yè)團隊,由他們來(lái)實(shí)施指數測評,能最大限度保證測評工作的權威性、中立性和 客觀(guān)性。這也是浙江高院看中并委托其承擔指數評估工作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一個(gè)尺度”即統一尺度,確保測評的客觀(guān)、公正。浙江高院以極大的勇氣和決心,讓第三方機構獨立地開(kāi)展測評。對測評什么、怎么測評、測評結果不 做任何干預。在課題組開(kāi)始測評前,要求全省法院做到“四不”,即不提前通知、不做動(dòng)員、不做提示布置、不告知測評科目,最大程度地保證了指數測評能夠客觀(guān) 真實(shí)地反映司法公開(kāi)工作的現狀。測評中,向課題組開(kāi)放了法院內網(wǎng)系統和內部統計數據。課題組可以直接從應用系統的數據庫中獲取相關(guān)數據和信息,并隨機調取 案卷檔案,確保測評的準確和高效。

  “浙江省高院在國內開(kāi)創(chuàng )先例,不害怕、不回避、不懼露丑,表現出了切實(shí)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工作的勇氣和決心。”社科院法學(xué)所法治國情調研室主任田禾 說(shuō)。她作為本課題負責人,在接受測評之初,“還是有些猶豫,但是接下來(lái)測評的結果和過(guò)程讓我們感到兩個(gè)意料之外:一是浙江司法公開(kāi)的工作成績(jì)是比較好的, 因為從2011年開(kāi)始我們對全國的高級法院、中級法院進(jìn)行了司法透明度的測評,咱們浙江法院的司法公開(kāi)分數要高于全國的平均分數;二是我們測評的過(guò)程,浙 江法院開(kāi)放度非常之大,整個(gè)測評過(guò)程不干預,你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  測評后,全省三級法院統一排名,沒(méi)有例外。“浙江高院本身在測評后整體排名不理想,部分板塊落后。”朱深遠在發(fā)布會(huì )上說(shuō),雖然心情沉重,但也坦 然面對,如實(shí)公布。在測評結果中,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審公開(kāi)排名第一,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裁判文書(shū)公開(kāi)排名第一,湖州市吳興區人民法院執行公開(kāi)排 名第一,而權重最大的立案庭審排名中,浙江高院在全省排名最末。

  全面整改,測評結果倒逼司法公開(kāi)

  測評本身不是目的,通過(guò)測評倒逼司法公開(kāi),切實(shí)惠及訴訟當事人和人民群眾,才是浙江法院推行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測評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和落腳點(diǎn)。社科院法學(xué)所出具的5個(gè)測評分析報告稿肯定浙江法院在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中所取得的成績(jì)、亮點(diǎn),指出了存在的問(wèn)題,也明確了努力方向。

  存在的問(wèn)題有:司法公開(kāi)工作開(kāi)展不平衡,法院之間、地區之間差距大;下級法院好于上級法院;經(jīng)濟發(fā)達與否與司法公開(kāi)好壞無(wú)直接關(guān)聯(lián);司法公開(kāi)工作仍處于相對封閉狀態(tài);有的法院存在重分數與排名、應付課題組的情況等。

  針對存在的問(wèn)題,浙江高院每次都及時(shí)組織全省法院對照檢查,并規定了整改時(shí)限和責任部門(mén),確保整改工作落在實(shí)處。各地法院迅速動(dòng)手改進(jìn)。得分較 高,情況較好的法院,查漏補缺,進(jìn)一步完善;得分偏低,工作較為落后的法院,全力以赴,迎頭趕上。至今,全省103家法院的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全部做出更新調整,在 完善訴訟須知、案件查詢(xún)、便民服務(wù)等板塊的同時(shí),一律公開(kāi)了內設機構、審判委員會(huì )成員、司法統計等信息;改進(jìn)了“信用浙江網(wǎng)”、全國法院被執行人信息查詢(xún) 網(wǎng)等與浙江法院網(wǎng)的鏈接,提高了各類(lèi)查詢(xún)的快捷性和便利性;進(jìn)一步規范了案件廉政監督卡的發(fā)送范圍;改進(jìn)了裁判文書(shū)上網(wǎng)管理系統,使文書(shū)排版、隱名處理等 技術(shù)性工作均由系統自動(dòng)完成,同時(shí)對已入庫的文書(shū)逐份進(jìn)行校驗,保障上網(wǎng)文書(shū)的準確性;對測評中存在的少數單位信息化資金不足、專(zhuān)線(xiàn)帶寬不足等問(wèn)題,由相 關(guān)職能部門(mén)進(jìn)行專(zhuān)項檢查,落實(shí)資金預算,專(zhuān)線(xiàn)擴容,并大力爭取財政支持,追加了4300余萬(wàn)元下發(fā)全省法院。實(shí)現了邊測評、邊對照、邊整改、邊提高的工作 目標。

  加強三大公開(kāi)平臺建設,實(shí)現“四大轉變”

  在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過(guò)程中,浙江法院著(zhù)力推進(jìn)三大公開(kāi)平臺建設。

  在審判流程公開(kāi)平臺上,自2008年以來(lái),全省法院全面實(shí)施了網(wǎng)上辦案,每個(gè)案件流程環(huán)節的進(jìn)展情況都在網(wǎng)上公開(kāi),當事人可以憑密碼在本院門(mén)戶(hù) 網(wǎng)站上查詢(xún)本案的訴訟進(jìn)度,部分法院還可以預約庭審視頻下載;設立了在線(xiàn)訴訟服務(wù)平臺,開(kāi)通了12368語(yǔ)音和短信服務(wù)平臺,開(kāi)展網(wǎng)上預約、立案、證據交 換、送達等便民服務(wù);加強立案窗口標準化建設,打造“一站式、低成本”綜合性訴訟服務(wù)平臺,將收費標準、審判執行流程、工作職責、風(fēng)險提示、司法救助、信 訪(fǎng)事項等在宣傳欄、公告牌、電子觸摸屏上公示。全省法院1758個(gè)審判用法庭全部實(shí)現數字化,使所有開(kāi)庭全程均同步錄音錄像,并以光盤(pán)形式附卷備份,讓公 正“可定格”、“可再現”、“可復制”。數字法庭的網(wǎng)絡(luò )又延伸到了看守所,全省90個(gè)看守所建立了92個(gè)遠程視頻室,使許多簡(jiǎn)易刑案的遠程提訊、審理十分 便捷、安全。浙江法院還積極利用現代信息技術(shù)推動(dòng)庭審公開(kāi),運用電視、網(wǎng)絡(luò )、廣場(chǎng)電子顯示屏、微博、微信等方式,公開(kāi)庭審過(guò)程,與民眾積極互動(dòng),反響良 好。

  在裁判文書(shū)公開(kāi)平臺上,浙江高院開(kāi)發(fā)了裁判文書(shū)制作、智能糾錯、自動(dòng)隱名和上網(wǎng)公開(kāi)的管理平臺。承辦法官可直接勾選生效裁判文書(shū)進(jìn)行公開(kāi)“上 網(wǎng)”處理,只要點(diǎn)點(diǎn)鼠標,系統會(huì )自動(dòng)對文書(shū)中的當事人的身份證號碼、住址等敏感信息進(jìn)行“隱名”技術(shù)處理,并自動(dòng)導入“上網(wǎng)文書(shū)庫”,再由專(zhuān)人統一從系統 導出上傳到“浙江法院網(wǎng)”。如不上網(wǎng)的,則需要說(shuō)明“不上網(wǎng)原因”。在浙江法院網(wǎng)專(zhuān)門(mén)開(kāi)辟法律文書(shū)檢索專(zhuān)欄,統一提供全省法院生效裁判文書(shū)檢索及查看服 務(wù)。目前,全省法院已累計公布裁判文書(shū)91萬(wàn)余篇。美國商務(wù)部2010年的《特別301年度報告》給予浙江法院信息化公開(kāi)審判正面評價(jià),認為:“浙江法院 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公開(kāi)知識產(chǎn)權判決,樹(shù)立了公開(kāi)透明的榜樣。”

  在執行信息公開(kāi)平臺上,從2012年開(kāi)始,浙江高院大力推進(jìn)完善執行信息公開(kāi)平臺的建設,不僅在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提供執行案件信息的查詢(xún)服務(wù),申請執行 人可通過(guò)密碼在網(wǎng)站上查詢(xún)了解涉案執行的進(jìn)度,并設立執行信息專(zhuān)欄,對失信被執行人的姓名、身份證件、住址、涉案信息等進(jìn)行曝光,還向省信用中心提供未履 行生效裁判的失信信息154萬(wàn)余條,使被執行人在融資、投資、經(jīng)營(yíng)、高消費、注冊新公司、獲得榮譽(yù)等方面受到限制或禁止,有力促進(jìn)了信用浙江體系的完善。 我們著(zhù)力建設“點(diǎn)對點(diǎn)”網(wǎng)上協(xié)助查控執行財產(chǎn)機制,與銀行、公安、檢察、國土、工商、民政、機場(chǎng)等部門(mén)建立了“點(diǎn)對點(diǎn)”信息共享平臺。2012年6月,浙 江高院開(kāi)展了司法拍賣(mài)改革,將執行標的物上淘寶網(wǎng)進(jìn)行網(wǎng)上公開(kāi)司法拍賣(mài)。至今年11月,全省105家法院中已有99家在淘寶網(wǎng)上進(jìn)行了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,已完 成拍賣(mài)1567件,拍品從最初的汽車(chē)、房產(chǎn)為主,擴大至機器設備、住宅、廠(chǎng)房、商業(yè)用房、公司股權、海域使用權、商位使用權,以及工業(yè)原材料、廢舊物資、 金銀飾品、二手手機等,涵蓋了幾乎所有的涉訟資產(chǎn),總成交額為34.23億元,成交率達91.57%,平均溢價(jià)率為43.64%,比傳統委托拍賣(mài)分別提高 1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和2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并實(shí)現零傭金,為當事人省下傭金8449.2萬(wàn)元,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數量占拍賣(mài)總數的比例,已從去年的1%以下上升至現在的 54.75%,預計今后還會(huì )有較大幅度的提升。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的探索被主流媒體認為是“法律效果、社會(huì )效果與政治效果有機統一的司法改革措施”,被法制日報 評為“2012年度法治熱詞”,被人民法院報評為“2012年度人民法院十大關(guān)鍵詞”,中央政法委刊發(fā)簡(jiǎn)報予以推廣。

  同時(shí),浙江法院強化司法公開(kāi)的互動(dòng)性,自2009年起,連續五年邀請境外媒體和外國駐華機構代表列席全省知識產(chǎn)權審判的年度工作會(huì )議,在境內外 產(chǎn)生良好反響。建立了常態(tài)化的院、庭領(lǐng)導與網(wǎng)民對話(huà)等機制,先后有省高院院長(cháng)、副院長(cháng)、庭長(cháng)、中院院長(cháng)、部分基層法院院長(cháng)等41人次分別與網(wǎng)民直接對話(huà), 網(wǎng)民反響熱烈。2010年以來(lái),全省法院已組織“公眾開(kāi)放日活動(dòng)”3000余次,9萬(wàn)余名社會(huì )各界群眾參加。完善新聞發(fā)布制度,2010年以來(lái),全省法院 共召開(kāi)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765次,其中省高院舉行29次。

  “通過(guò)持續不斷地推進(jìn)陽(yáng)光司法工作,可以說(shuō)浙江法院的司法公開(kāi)已實(shí)現了四個(gè)轉變:一是在認識上的轉變,法官都已認識到司法公開(kāi)不是法院的權力, 而是法定的義務(wù),是一種責任,也是一項憲法原則;二是在內容上的轉變,由單一模式的公開(kāi)向全方位的公開(kāi)轉變,以前主要是庭審公開(kāi),允許公民旁聽(tīng)庭審等,現 在是全程全方位的公開(kāi);三是在運作方式上的轉變,由單向的公開(kāi)向雙向互動(dòng)式的公開(kāi)轉變,以前是‘我說(shuō)你聽(tīng)’,有一定的知情權,現在還有參與權和監督權,如 主動(dòng)接受當事人和公眾的查詢(xún)、投訴和監督,委托第三方機構對法院進(jìn)行陽(yáng)光司法指數評估,請浙江省律師協(xié)會(huì )開(kāi)展測評法院等活動(dòng),都是轉變?yōu)殡p向互動(dòng)式的公 開(kāi);四是在手段方法上的轉變,從傳統的書(shū)面公開(kāi)為主向依托信息化的現代化公開(kāi)轉變,目前,浙江法院全部法庭均可錄音錄像,同時(shí)還借助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、微 信、微博等新媒體進(jìn)行鏈接公開(kāi)。”浙江高院院長(cháng)齊奇說(shuō)。